武汉夜吧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武汉夜吧网 首页 科技 查看内容

 火星计划首席科学家万卫星:探测火星就是探索地球的未来

2017-6-20 19:46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955| 评论: 0|来自: 武汉夜吧网

摘要:  对话时间:6月5日 对话人物:万卫星万卫星,1958年生,湖北天门人。空间物理学家,我国火星探测计划的首席科学家,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,中国科学院地球与行星物理重点实验室主任,2011年当选中 ...


  ●对话背景

  6月5日,湖北大学通识教育学院的“问津大讲堂”互动热烈。

  讲堂源于新洲著名的问津书院,主讲人有学生也有专家,作为全省高校首所专门的通识教育学院,六年来,已请来百位专家主讲人来此做客。这次,学院请来的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万卫星。在他眼中,看似复杂的空间物理里满是星球故事,奥妙宇宙令大学生心折不已。

  作为我国火星探测计划的首席科学家,万卫星期待着2020年探测任务的到来。谦虚、严谨,大概是科学家的共性,而这种态度出现在万卫星身上时,还有一种务实的诚恳。当年走上空间物理研究之路时,他为自己定下踏实做事的原则,能一步步走到今天,其实就是件水到渠成的事。

  现在的火星可能是将来的地球

  记者(以下称“记”):我国将于2020年七八月份发射火星探测卫星,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?

  万卫星(以下称“万”):按照太阳系行星运行规律,每过26个月,火星有一次距离地球最近的机会,利用这样的最佳时间窗口发射探测器最省能量,错过了就要再等2年。

  记:为什么世界不少国家都热衷于探测火星?

  万:一个方面从技术上讲,火星离地球和太阳都比较近,技术上有一定的可行性;第二,目前在太阳系探索这个大的科学目标里,很多探测都在追寻人类一些最基本的问题。对我们来说,地球及太阳系的起源、演化和未来,都是对人类整个进化历程有切身利益关系的问题。

  那么,火星就是个很好的样本。火星之前的环境温度与地球比较贴近,科学家认为,火星早期是适合生命存在的,对火星的起源演化研究很有价值。我们认为现在的火星可能就是将来的地球,所以,火星探测在很长一段时间,都将是我们行星科学研究的一大主题。

  记:首次火星探测任务现在进展如何?

  万:按部就班,在接受关于火星探测的采访时,这个词我用得最多。目前,卫星探测器系统、地面数据应用系统、火箭发射系统、测控系统等各方面工作已全部展开,相应工作方案都在不断设计、完善、试验中,有些已初步完成。

  我们的探火目标是一次性实现绕落巡

  记:国际上第一次进行“探火”一般会把绕、落分开,但我们的计划是一次性实现绕、落、巡3个目标,我们在这方面表现得很有技术自信。

  万:那当然,从科学的角度来讲,创新价值更大。绕、落都有国家完成了,但同时绕和落还没有做过,也难度更大,科学新价值更多,可以把这些数据进行对比。

  记:探测器进入火星大气层,降落和最终着陆的全过程被称为“恐怖7分钟”。目前人类对火星已有40多次探测,成功着陆也并不多。

  万:现在对火星的探测特别是着陆探测,失败的多,成功的少,前不久,欧洲的着陆探测就失败了。着陆确实比较难,这是个系统性问题,飞往火星的计算时间就要大概9个月,而从发射到着陆这个过程都是密切相关的。我和有关工程人员讨论过,他们很有信心克服困难。嫦娥三号着陆时,那个悬停就做得非常好,所以我们是有这个能力的。

  记:月球车给火星探测提供了一些经验。

  万:确实,但火星上又会遇到一些新问题。如火星与太阳的距离,比月球与太阳的距离要多1.5倍,但接受的能量可不是简单的小1.5倍,而是它的平方;火星比月球要大,要着陆就要克服重力对它的吸引,技术难度也要大得多。

  载人登火星还未提上议事日程

  记:曾有报道提及,嫦娥二号差点就在2009年飞向火星了。这是否说明那时我们就具备了飞向火星的能力?

  万:中国在探月时就有了飞向火星的能力。当时有个计划,是把嫦娥工程里的一个备份飞行器直接飞到火星上去,只要稍加改造就可以了,技术研制上也可以节约很多成本,这是它的优势。不过,在我看来也有劣势,因为那个探测器是围着探测月球而设计的,它的科学目标对火星来说,肯定不是最优,我们还是要寄望于现在的工程。

  记:“飞往火星”是近年来世界各国最时髦的太空计划,美、俄、中、印度、日本等都计划2020年向火星发射探测器,这样的密集发射会不会互相干扰呢?

  万:火星足够大,可以容纳比现在的探测器多得多的轨道,所以这个尽管放心。

  记:我们什么时候会有航天员前往火星?

  万:我们要有个客观认识,中国的空间技术、空间科学、空间工程整体上实力远不如美国,我们是太空大国,天上的飞行器超过了俄罗斯,但说太空强国还不行,追上还是有可能的。目前,我们还没有把载人登火星放在议事日程上,完成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后,再考虑下一次登不登火星,或做其他的事,比如现在正在考虑木星、小行星的探测规划。

  做科学研究没有冷热板凳之说

  记:你的名字似乎注定了你和太空有联系,当年怎么会走上空间物理研究的道路?

  万:我觉得这个名字给我带来了好运。中学时我对科学很感兴趣,数学和物理是当时最容易从书本上接触到的知识。当时的信息来源是收音机,我对无线电很感兴趣,高考第一志愿也是无线电,上武汉大学后被改成了空间物理专业。我们班上有40多人,现在坚持做这个专业只有少数几个人。

  记:是因为做这样的专业研究需要长期坐冷板凳吗?

  万:我认为做科学研究没有冷热板凳之说,即便要经过较长时间探索,也能出阶段性成果的,每进一步都有欣喜。社会是多元的,选择也是多元的,大浪淘沙淘出留在这个行业的金子,被淘掉的人在另一个行业可能也会变成金子,每个人都干自己感兴趣的事,人尽其用挺好。

  记:你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考上大学的,当年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。

  万:上大学后的一次班会对我改变很大。那次活动是每个人谈理想,我当时发言说要解决学科里像陈景润“1+1=2”这样的问题,但很多大城市的同学说的是,要争取机会好好学习为国家多做一点贡献。我觉得他们说的实在多了,从那之后我就改变了学习和生活的态度,不好高骛远定一些看不到的目标,脚踏实地地积累最重要。

  记:之前荷兰有个火星计划,全球征集4人去往火星,虽然有可能回不来,还是应者如云。如果有机会,你愿意前往火星吗?

  万:我不认为他们已经做好了去火星的所有准备,去火星精神可嘉,但我认为踏踏实实做准备比这种精神更重要,我更愿意为去的人做点扎实的贡献。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武汉夜吧网

GMT+8, 2017-12-18 11:01 , Processed in 0.046800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武汉夜吧网

© 2016 武汉夜生活网

返回顶部